第三十五回  闻火灾夫人守孝  因路绝小姐投江

  却说林氏夫人,与侍婢秋菊、在慈云庵中,只见老家人寻来报知:老爷及舅爷一家大小,于昨夜三更时候,被天火烧死,金银屋宇尽变一空。老仆因在头门安歇,遂致得留残命。林氏闻说,气昏庵中,众尼解救片时,方得苏醒。遂含悲说道:“女儿生死未保,老爷、胞弟,丧在火中,剩下老身,又无屋宇栖身,不死何为?”说罢,又欲撞阶而死。众尼与秋菊上前解救劝慰。林氏只得设立丈夫灵位,在此守孝,以访女儿踪迹,又命老仆到弟妇家内报知。秋菊道:“夫人可使人去邓士祥报知,小姐被火烧死,以免小姐后患。”且住慢表。
  再说曹玉英自从在府中逃了出来,几多劳苦,到得杭州地方,不期在宋家店里病将起来,数月牵缠,遂将盘费用尽,店钱欠下。店主宋二,见他是异乡孤客,恐他死在店中,况且见每日悲哭,遂不分好歹,将玉英赶出来。
  玉英此际无所栖宿,不知还有多少路,方能到得徽州。况且分文未有,病未全愈,真是苦上加愁!一路行来,筹思无计,天又晚了,越觉彷徨,只得拼将残喘,以对周郎,于是寻到江边,竟赴波中求死。不想周元的母舅黄瑞超,乃是一个渔父,是夜适在此垂钓,忽有一物,浮到舟边,注目一看,见是一个男子,慌忙救起,将他背回家中,命众人解救,殆及一刻,玉英渐渐苏醒。
  黄氏见他衣服,尽染泥浆,便把干衣换转,见他身拎上挂着一个玉鱼,与儿子的一样,心下已是狐疑,遂待玉英定醒,细细将他询究,玉英只得将实情说知。高氏闻言喜曰:“果是天赐奇缘,使小姐得与老身相见。”遂将自己情由,亦对玉英说知。瑞超夫妇,亦觉惊奇,乃对玉英言曰:“小姐不若暂在此处安身,以待等舍甥回来。”玉英从命。自此安身,按下休题。
  却说君臣二人,一路来所过村乡,见尽许多绿窗闺秀,正德暗自想道:“朕思到此,不过欲选俊俏佳人,带回宫内,以博欢娱耳!何故竟忘此念,孰若留心定选,以偿宿愿。”于是同了周勇趱马登程。谁想来到中途,见前面有座高山,树林阴翳,生得十分凶恶,少主道:“此处离卿故土不远,卿家可知此山上面,可有甚么古迹?”周勇道:“此山乃聚盗之所,凡有赃官污吏,他必前去抢夺;这条大路,日夜不少人行,倘若被别处贼人,在此抢了金帛,上山报知,他就依失填偿,然后访寻此贼,务要追出方休;是以附近一带地方,有被豪强欺压者,哭诉到山,他必代报其仇;又有的村庄,每岁贡上金帛,大王拨些喽罗,下山看守地面,曾无别人再敢侵犯。所以本处文武官员,见其如此行为,不比寻常贼匪,也曾屡次使人,劝他改邪归正。
  他说曾有仙人说过,直待山前竹树开花,方肯皈顺,但至今日久,未知仍在否?”少主叹曰:“以此看来,胜过那各省官员多矣!”谁想那一声早惊动喽罗,听见树林之内,有人高声叫道:“大王快来,莫非此二人是乎?”炮响一声,无限贼众拥下山来。少主大惊失色。周勇道:“主上可从此路先走。
  去到南楼镇等一间寓所歇住,待见了微臣,方可走路,等我看他怎样行为。”
  少主听罢,拍马加鞭,望大路而走!周勇取出双鞭,以待厮杀。见为首一员贼将,头戴银盔,插着一双雉尾,身穿白甲,手执银枪,坐匹梅花白马,脸白唇红,不像草寇模样,背后跟着两位二八佳人,贯甲束带,皆有倾城倾国之姿,周勇暗暗称羡。见三人来到身边,一齐下马,那少将上前施礼道:“敢问足下,可是大将军周勇么?”周勇听罢狐疑,即便回身答礼道:“大王何以知之?”那少将曰:“此处非讲话之所,请上寒山,然后慢慢谈为是。”
  就唤喽罗引路。周勇本不欲上山阻却时日,因难却意,只得暂同上山,看他如何:况见他这个光景,或者得他降顺,共保江山,不枉我主一场跋涉,岂不是好。于是三人就请周勇入山,分宾主坐下。献罢香茶,那少将开声说道:“不觉将军到得如此迅速,有失远迎,望祈原有。”周勇答曰:“岂敢!请问大王尊名,从前在于何处得会芝颜?遂知草字,请道其祥,以解疑团。”
  少将曰:“小弟姓郭字如龙,乃山西人氏,家祖曾为兵部侍郎之职,却因奸臣作对,全家几为所害,是以反上高山。某蒙本处官员,屡欲劝吾归顺,只因先父吩咐,说是仙人有话,叫我们看山前竹树开花之日,方可皈降。不幸去年父亲弃世,剩下兄妹三人,长妹名唤贵仙,二妹名唤贵容,皆未招亲,不意今日山前竹树果是开花,昨夜山神报梦道:“今日午时三刻,皇帝与保驾大将军周勇,在此山前经过,叫我下山迎接,一同皈顺,共保仙山。’敢问圣上现在何方?莫非先行这位,就是万岁不成?”欲知周勇如何对答?且听下回分解。
第三十五回  闻火灾夫人守孝  因路绝小姐投江
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