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回  问佳人真龙遗迹  见势宦穷汉传书

  却说正德在周元家中,用过早膳,又欲起行,忽然想着周元来京,他的母亲凭谁作伴,莫若就在此处与他完其亲事,以免老人寂寞。算计已定,乃对周元说:“此处城中富贵之家,可有美貌佳人?说我知道。”周元禀曰:“若问城中美貌佳人,经儿目见者,莫如户部侍郎曹杰大老爷这位玉英小姐,真乃才貌双全。”正德曰:“未知他受过人家聘否?”周元曰:“闻得这位小姐,品性与别个不同。他说不论富贵贫贱,但其垂帘观看,方可从顺。他父母爱如掌珠,是以听其自选,至今尚未许人。”正德又曰:“你何得而知之?”周元曰:“只因前月,一连数天下雨,母子绝食,暂得湿柴一担,挑往他府中去卖,适遇小姐出来,问我何故?儿将苦情游说,小姐看了我一看,便回身入内去了。去不多时,老夫人就命人肩了五斗白米,赐与孩儿,送母亲度日,并教我坚心行孝;又吩咐自后挑柴到府中,他就买我,故得见小姐花容,及略知其事!”正德又问曰:“周元!今将小姐与你为妻,你意下如何?”周元忙说道:“大人休得乱说,那侍郎品性,与小姐大不相同,故城乡内外,无一个不畏他的,况他奴仆大多,倘被他闻,就说儿玷辱小姐,那时就怕不得安乐了。”正德笑曰:“不妨!待我写了一封书,与你带去,他见了我的书信,他未有不从之理。”就唤黄寅取笔砚上来”周勇向身边取出,放在桌上,少主正欲定下,黄婆急忙说道:“叔叔千万莫写先闻所说之事,恐侍郎怪责起来,那时真个不便。”正德不听,只是写将下去,把来封好,封皮上面写着锦绣皇章四字,交与周元道:“你明日去到曹杰府第,立在门外,先将书信命人传进去,叫他大开中门,出来迎接。你就将那玉环,挂在胸前,他一见自然下跪,自此玉环在你身边,你总不用拜他。周元一一领命,正德歇了一宵,次早起来,又欲告别。周元母子苦苦挽留,少主只得用过早膳,叮咛而去。周元母子在门外目送一程,然后回到中堂,见有许多金银,不胜欣悦。周元道:“今寄父留下这封书信,叫我带到曹大老爷府中,叫他大开中门,出来接我,未知真否?如若不然,恐怕我这个屁股都要打烂了。”
  黄婆开言说道:“看那二位客官,非比无良之人,今将你收作儿子,岂肯将你作弄,此书相托于你,你若不同他带去,恐防误了他的大事。只管放心前去,谅亦不妨。”语毕,即将玉环取出,交与周元,吩咐早去早回,免使为娘挂念。周元领命,携了书信,出门直到曹杰府第。周元放胆上前,对门公说道:“烦老伯将此书交与老爷观看,叫他快些大开中门出来迎我。”门公闻言,举目一看,遂喝道:“周元周元!几日不见你卖柴,我只道你死了,谁想你食了癫药回来么?”周元摇摆道:“癫与不癫,连我都不知道,总要你老爷见了这封书信,才能明白。”门公笑曰:“想是你屁股痒了,你有本事,莫要逃走回去。”于是接了他的书信,走进堂中,见了老爷禀道:“门外斩柴小子周元,有书到来,叫老爷大开中门,出去接他,”曹杰闻言大怒,喝问门公,你何不拿他进来?门公禀道:“他还在府前以待迎接。”曹杰于是取过此书,把封面一看:上写着锦绣皇章四字,方知圣旨。吓了一跳,不知何故?未暇开读,即将中门大开出来迎接,一见周元,已经着恼,忽见他的胸前挂着金丝玉环,知是君皇之物,只得俯伏山呼,请其进门……周元此际不知他寄父的玉环,是甚么东西,有如此利害。于是昂然而入,上到中堂,端然上坐,任他朝拜,只是不作一言。曹杰便将圣诏开读。欲知后事如何?且看下回分解。
第三十一回  问佳人真龙遗迹  见势宦穷汉传书
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