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序


宋敏求序
  唐李阳冰序李白《草堂集》十卷云:“当时著述,十丧其九。”咸平中,乐史别得白歌诗十卷,合为《李翰林集》二十卷,凡七百七十六编,史又篡杂著为别集十卷。治平元年,提王文献公溥家藏白诗集上中二帙,凡广二百四篇,惜遗其下帙。熙宁元年,得唐魏万所篡白诗集二卷,凡广四十四篇,因裒唐类诗诸编,洎刻石所传,别集所载者,又得七十七篇,无虚千篇。沿旧目而厘正其汇次,使各相从,以别集附于后。凡赋表书序碑颂记铭赞文六十五篇,合为三十卷。同舍吕缙叔出《汉东紫阳先生碑》,而残缺间莫能辨,不复收云。夏五月晦,常山宋敏求题。
曾巩序
  《李白集》三十卷,旧歌诗七百七十六篇,今千有一篇,杂著六十五篇者,知制诰常山宋敏求字次道之所广也。次道既以类广白诗,自为序,而未考次其作之先后。余得其书,乃考其先后而次第之。盖白蜀郡人,初隐岷山,出居襄汉之间,南游江淮,至楚观云梦。云梦许氏者,高宗时宰相圉师之家也,以女妻白,因留云梦者三年。去之齐、鲁,居徂来山竹溪。入吴,至长安。明皇闻其名,召见,以为翰林供奉。顷之不合去,北抵赵、魏、晋,西涉岐、□,历商於,至洛阳,游梁最久。
  复之齐、鲁,南游淮、泗,再入吴,转徙金陵,上秋浦、寻阳。天宝十四载,安禄山反。明年,明皇在蜀,永王璘节牙东南,白时卧庐山,璘迫致之。璘军败丹阳,白奔亡至宿松,坐系寻阳狱。宣抚大使崔涣与御史中丞宋若思验治白,以为罪薄宜贳,而若思军赴河南,遂释白囚,使谋其军事。上书肃宗,荐白才可用,不报。是时白年五十有七矣。乾元元年,终以□璘事长流夜郎,遂泛洞庭,上峡江、至巫山。以赦得释。憩岳阳、江夏。久之,复如寻阳,过金陵,徘徊于历阳、宣城二郡。其族人阳冰为当涂令,白过之,以病卒,年六十有四。
  是时宝应元年也。其始终所更涉如此。此白之诗书所自叙可考者也。范传正为白墓志,称白偶乘扁舟,一日千里,或遇胜景,终年不移。则见于白之自叙者,盖亦其略也。《旧史》称白山东人,为翰林待诏,又称永王璘节牙扬州,白在宣城遇见,遂辟为从事。而《新书》又称白流夜郎,还寻阳,坐事下狱。宋若思释之者,皆不合于白之自叙。盖史误也。白之诗连类引义,虽中于法牙者寡。然其辞闳肆隽伟,殆骚人所不及,近世所未有也。《旧史》称白有逸才,志气宏放,飘然有超世之心。余以为实录。而《新书》不著其语,故录之,使览者得详焉。南丰曾巩序。
毛渐序
  临川晏公知止字处善,守苏之明年,政成暇日,出李翰林诗,以授于渐曰:“白之诗历世浸久,所传之集,率多讹缺。予得此本,最为完善,将欲镂板以广其传。”渐切谓李诗为人所尚,以宋公编类之勤,而曾公考次之详,世虽甚好,不可得而悉见。今晏公又能镂板以传,使李诗复显于世,实三公相与成始而成终也。元丰三年夏四月,信安毛渐校正谨题。
后序
李太白全集